羊东:最痛苦的是投资后被骗

2013年12月11日 来源:搞趣网 作者:wb_xxl 搞趣网官方微博

澳门网上赌彩网址大全 1

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

投资人从失败项目中学到的东西,远远要比成功的项目学到得多。

在今日36氪WISE大会的圆桌讨论环节,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、君联资本刘二海、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在主持人的发问下,分享了各自曾经投资失败的经历。

在投资人看来,投资失败的风险并不能完全避免,因为一些机会如果错过就不会再有,比如手游的投资基本在前两年是一个趋势。所以很多项目的投资都是处于一个方向比较朦胧的状态。

以下是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分享内容:

大家很少分享失败的经历是因为这个过程的确很痛苦。最痛苦的就是自己被骗。这个时候你就会质疑自己当时怎么会相信他呢。比如有个创业者,他拿了投资以后出门就买了个奔驰,最后还继续骗你,骗了你还说你坏话。公司虽然做得江河日下,但偏偏还不死,在两三年内就一直折磨你,最后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,公司也没了。

还有一些项目,最初其实是有亮点,创始人有亮点、选择的行业也不错。

我要谈的一个失败的案例就是博客中国。这是我最早投的,曾经风风火火了一阵后就失败了。其实当时公司的膨胀很快,公司员工从10个人增长到600人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。

从当时来看,项目的点是对的。方兴东也是非常有前瞻性的人,比如他就分析说,以后的人找工作不需要给简历,只要给他的博客,就能看出他的兴趣、爱好和社会关系。

基本上从很多方面来评判都是好的。但有一个方面,就是执行力方面可能比百度等很多公司差。比如我当时也投了一个网游的公司,等到网游的产品都做出来了,博客中国的一个页面还没改好。

当然,最大的问题还是新浪后来进入了这个市场。新浪一进来,我们就招架不住了。

所以说,商业社会很残酷,你投对了方向、投对了人。但是在某个时间点,比如竞争方面或者某点没有把握住,那么就被打趴了。

不过这种失败是投资必然要经历的,还没有那么痛,最痛的还是被人骗了。

【责任编辑:wb_xxl】

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

  本报记者 尹先凯 北京报道

过去的几年,由于与雷士照明的种种恩怨,让赛富亚洲投资基金(原名软银亚洲)合伙人阎焱成为曝光度极高的焦点人物,在他与雷士照明原董事长吴长江的冲突战中,阎焱以其尖锐且一针见血的言辞为外界所知。尽管平日的阎焱,给人感觉十分儒雅,总是西装革履且带着斯文的边框眼镜,但一旦开始谈话进入正题,他会频频反问,其自信且强势的性格让人印象深刻。

  本报获悉,软银赛富基金第二期6.4亿美元基金已经用罄,3月下旬,软银赛富第三期11亿美元新基金已经募集完毕。

这位言语直率的投资人,曾多次因“出言不慎”惹来是非。不久之前,在一次论坛上,阎焱表示,“绿城作为国内标杆房企之所以会沦落到被卖掉的下场,是因为宋卫平频繁飞赴拉斯维加斯参与豪赌”,此言一出,顿时哗然。

  “现在海外的投资者都是有所选择的,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募到钱,给我们的钱超过28亿美元,但我们只接受了11亿美元。”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表示。

无论外界如何评价他,阎焱在投资界教父级的地位依然不可撼动。现年58岁的阎焱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,他正迎来投资生涯的第20个年头,几乎和中国创投基金发展历史同岁。在这期间,他经历了国内创投启蒙期、黄金时代,以及随后的寒冬,投资了众多耀眼的明星公司,但一路走来,他为何能几乎保持完胜?

  软银赛富进入了收获期,“基金所投项目中,包括铭万在内的几个项目已经在筹备海外上市。”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表示。

历程

  在此之前,软银第一期基金名为软银亚洲,孙正义为基金管理公司控股者;第二期基金独立成立,更名为软银赛富。此后,其合伙人黄晶生与周志雄相继辞职,“这些发生在软银的事情在其它基金身上也都会发生。”羊东称。

“创业不仅仅是一种激情,更多是一种坚持,是辛酸和不眠之夜。”在11月苏州举行的“千人计划”创业大赛决赛现场,阎焱正代表投资人进行励志发言。

  事实上,软银赛富此轮募资是发生在周志雄辞职之后。

类似这样的场合阎焱已经记不清一年要参加多少次,他常穿梭在各大创投论坛上,这同时也是寻找项目和沟通的过程。

  近几年中国创投市场无论是募资金额还是投资总量都创新高,业内均认为步入一个快速发展的市场阶段,大量资金涌入。美国中经合张颖甚至认为,这样的创投称市场上存在许多“傻钱”。

当问他,在其投资的20年生涯中,最自豪的项目是什么?阎焱立马说出了“盛大”。随后他停顿了十秒,又说:“中海油、神州数码、58同城也算,至少包括10个,毕竟投资了这么多年。”

  阎焱认为,“美国好的创投平均回报率在30%左右,中国整体的创投回报率未必超过美国,从20年的长期回报来看中国大约只有不到20%,只有好的创投才能超过美国的回报率。”

阎焱第一个提到的便是盛大网络,这几乎成为中国投资行业最经典的教科书,也奠定了他的“江湖”地位。2004年阎焱刚加入软银亚洲不久,当时的盛大公司风雨飘摇,投资者纷纷要撤资,还陷入了与韩国Actoz公司的私服纠纷。阎焱却坚持看好其商业模式和团队,他甚至向董事会表示,愿意用自己的钱一起投资,以证明巨大的投资价值。最后阎焱力排众议为盛大投入了4000万美元。2004
年5月,盛大在美国上市,两年后,软银退出时,从盛大身上赚了5.5
亿美元,得到了15 倍的回报。

  据了解,去年

58同城也给了阎焱同样的惊喜。2013年11月1日,58同城成为一家市值超过2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,软银亚洲前后投资500万美元,账面回报超过4亿美元,对此阎焱感叹道,“在八年前投资58同城时,根本没想到它会做到这么大规模。”

商务部等六部委颁布《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规定》后,除了给并购基金带来障碍以外,创投也受到很大影响。“报到商务部的项目很难批下来。”一位外资律师事务所的合伙律师表示。

而最近,让他最兴奋的项目要属中粮我买网,其愿景是打造全球最大的食品电商网站。

  而面对政策对于未来市场的影响,阎焱则抱“谨慎的乐观”态度,“即使国内市场受到影响,我们还可以在韩国、印度等市场进行投资。”

去年7月,中粮集团宣布,我买网获得赛富亚洲3700万美元注资,将用于未来几年内全国市场布局及渠道拓展,并在战略规划、业务发展及资本运作方面与赛富展开合作。这是我买网成立以来的首轮融资。

  据了解,第三期基金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便顺利募集完成,原有主要投资人之一思科所占的比例已经大大降低,取而代之的是海外著名的养老基金、大学捐赠基金等机构投资人。

我买网成立于2009年,由中粮集团旗下的创新业务部发展而来。五年前,赛富基金找到中粮集团,希望投资其新推出的果汁品牌,但中粮认为时机不成熟。2011年开始,我买网独立成为中粮下属一级子公司,阎焱直接和中粮董事长宁高宁谈我买网的投资,两人一拍即合,“我们俩是很多年的朋友,在香港认识,那时候他在华润香港。”阎焱表示。

  对于投资的领域,一期基金着重IT、互联网等相关领域,但“从第二期已经没有明显的投资领域,所有的领域都会看,互联网企业只大约占我们投资的20%。”阎焱表示。

这是一个异常艰难的投资项目,“从开始谈到最后投资,我们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做下来。”由于赛富是外资基金,投资国有电商时相关审批较为繁复,两年的时间,多是用于等政府各方面批准,流程相当缓慢。“跟国有企业合作,有的时候就是被审批的流程给拖掉了。”在谈到具体投资业务时,阎焱说话往往刹不住车。

  据一位软银人士介绍,通常基金成立时投资人都会规定一些领域不允许投资,如第二期基金曾规定了

今年8月,我买网宣布完成B轮1亿美元融资,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也亮出了决心,由IDG领投8500万美元,而赛富基金则继A轮投资后追投1500万美元,两者分别占股20%左右。“我买网过去两年都在以500%的速度增长。”阎焱坚定了持续投资的信心。这是IDG资本历年来在电商行业的最大金额投资,IDG
PE基金Ⅱ总额才一亿多美元,几乎豁出去了大部分。

房地产等领域不允许投资,但是现在的机构投资人并不需要和软银签订类似协议,基于对其投资能力的信任,不对新基金作任何投资领域的限制。

“互联网,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对于传统行业的改造,所带来的机会还只是刚开始。”说到这,阎焱有些兴奋,他指出,如果说过去的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造就了万亿的机会,那么未来其对传统行业的改造所带来的机会将是几十万亿,我买网则是对典型的传统食品行业的改造。阎焱透露,最近赛富刚投了两个90后女孩的创业项目,做移动端的女装产品服装公司,颠覆传统服装业,两年前创建的公司,今年销售额已达1.8亿元。

  尽管许多外资创投在谈论国内A股上市的问题,阎焱也表示会考虑,不过他认为,“国内A股存在很多限制,再融资等各方面都需要审批,政策的影响还是太多。”

争议

  人才的引进也成了软银的重要事务之一。就在基金募集的同时,软银赛富也在积极地进行人手招募,“新加入了合伙人”。阎焱称,另外软银还从其它机构找来一些人手任职高级经理。

阎焱坦承自己主要投中后期,80%以上投资的是已经盈利的公司,只有10%投创业早期的公司。相对来讲,当他投盈利公司本身的时候,那些不太成功的都已经被淘掉。

  来源:经济观察报网

“在这个行业当中要想做好,你一定是最聪明的,因为这是一个典型的结果导向性行业,赚钱是王道。”阎焱语出惊人,但他也表示做投资门槛很低,但做好不容易。“在这个行业里面要待一万小时,投一亿美金以后,才可以成为一个基本合格的能够做独立判断的投资人,一万小时就是11年。谁要是告诉你,去年开始做投资,今年赚大钱了,这是非常小的概率事件。”

有人认为投资其实是一场赌博,阎焱坚决反对,认为做投资必须绝对理性,一项一项程序地走,需要大量的思考、理性的分析。而他判断项目的标准看似非常简单,就两点:商业模式和团队。

他非常在意一个商业模式的可扩充性。“以网游为例,30万或300万玩家,网游公司的成本几乎是一样的,它的商业模式可扩充性就非常强。”因而这些年下来,阎焱以投资互联网公司居多。

“在风险投资的考察中,除了合理的商业模式,我大部分时间,是花在对人的考察上。”在多年的投资经历中,阎焱始终坚持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创业者的人品,“人品一定要正,基本上心术不太正的人,他可能会赚一点钱,但永远赚不了大钱。”在选择投资项目时,他会特别注意考察公司的创业团队,他认为投资即投人,财富多不多,和人品成正比。

但也有看错的时候,他说,比如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,提到他,阎焱用“非常可怕”四字形容。“可惜一开始没看出来”,阎焱感叹道。2006年8月14日,“出于对吴长江的信任”,阎焱投资2200万美元,占雷士股权比例35.71%,这为后续一系列事件奠定了基础。

2012年5月25日,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宣称,董事长兼CEO吴长江因为个人原因辞职。财务投资人阎焱被董事会推选为新任董事长,施耐德高管张开鹏接任CEO。吴长江不久向媒体称,他是“被逼离开”雷士,矛头直指阎焱,这惹怒了后者,公司矛盾曝光。

在媒体、微博等公众平台上,双方你来我往,针锋相对。这场企业创始人与投资人的“战争”,成了当年夏天中国商界最热的话题。因为施耐德的介入,吴长江离职事件也被一些人解读为,外资(赛富)与国外巨头(施耐德)联合抢占民族品牌。吴长江被舆论描述为一个悲情角色,获得了外界更多的支持,很多人认为,资本赶走了创业者,阎焱因此声望受损。

昔日的投资教父成为一名有争议的人物。卷入其中的,除了吴长江和阎焱外,还有众多创业者和投资界人士。一时间,风投玩死创业公司的激烈言辞甚嚣尘上。

随后,吴找到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,签署“秘密协议”,组成同盟。王入股雷士,并协助吴重返董事会,担任CEO,阎焱出局。

这两年,雷士照明事件给阎焱带来不少困扰,尤其是风波刚开始时,阎焱逢人必解释此事。当下雷士闹剧又一次上演,吴长江再度被王冬雷赶出公司。“现在不用解释了,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。”

当下吴长江三度被赶出雷士,召开新闻发布会与王冬雷对骂正酣,阎焱却依然是最让他激动的话题,甚至说到这个名字都咬牙切齿,吴对媒体表示,依旧对赶他第二次出门的投资人阎焱痛恨不已。

“核心是因为他赌博。”阎焱说,吴长江赌博导致两方很难继续合作。阎焱在进入雷士半年后,被告知吴喜欢赌博。阎焱多次与吴谈及此事,表示作为个人行为不干涉,前提是不能用公司的钱赌,但他依然把公司的东西拿去赌,这触犯了阎的底线。

赌博只是导火索,制度化经营上的冲突,才是两人最主要的矛盾。吴长江对董事会决议、公司规则极为藐视,而阎焱在投资中,不仅仅满足于财务投资人的角色,他常常会为所投资的企业建立起一整套的财务、人力、管理等制度,甚至物色职业经理人,深度介入公司管理。吴多次绕开董事会做事,违反公司规则,让这信奉西方现代企业制度的阎焱无法接受。

一直以来,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由于所站的角度不同,在许多问题上观点不一。阎焱举例说,在刚获得融资的时候,中国的创业者普遍都喜欢买豪车,拿公司的钱去买豪车,对此双方会有很大的分歧。“后来我们妥协,可以买,但不能买太好,并且作为公司买固定资产要董事会批准。”

阎焱表示,类似这样的小矛盾很多,大矛盾像吴这样的情况还是很罕见的。出现矛盾阎焱通常用制度来处理,大家订好一个规则一起遵守。“IT领域还好一些,其它传统领域创始人,不太喜欢别人管,感觉投进来的钱就是我的钱。”

阎焱曾经在微博上称,中国的民营企业做不大与企业的制度化、透明化管理相关,雷士股东矛盾是成长之痛,他认为吴长江是“草莽英雄”,应向成熟、自律的现代企业管理人的转变。

在雷士照明事件上,阎焱的强势、霸气与自信皆不输于吴长江。事实上在很多人眼中,阎焱确实是一个很强势的人。

与阎焱开展过合作谈判的企业高层均表示其“谈判时很强势”。而阎焱自己则认为,谈判时能够给对方留下自己强势的心理畏惧感很有用处。投资公司之后的工作更需要重新划定股权结构,并且建立财务制度、用人制度、管理制度等公司制度,甚至要讨论公司的管理团队设置和发展战略等问题,这都需要一个强势的投资人来引导。

在阎焱看来,活在世界上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成为朋友,而且活在世界上的目的也不是让所有人都高兴、认同。“一辈子的朋友不会超过一只手的手指数。”

热爱

阎焱是风险投资的狂热爱好者,无论中途遇到怎样的波折。“从我第一天开始,到今天20多年以后,我对投资的热爱丝毫不减。”他说。

“不喜欢平庸”,这是阎焱在微博简介中写的介绍。他先后从事的职业是工人、飞机设计工程师、社会学学者、世界银行官员,官僚、沉闷、刻板的生活,让他完全无法忍受。

1994
年,阎焱38岁,职业上最重要的一次转折终于来临。他在世界银行的老板组建了美国国际集团(AIG)亚洲基础设施基金,力邀他参与。随后阎焱加入AIG,担任该基金北亚和大中国区董事总经理,成为一名风险投资人。

“第一天我就觉得,这个职业简直是为我造的。”阎焱表示,每天要看上百封邮件,跑两到三家不同的公司,同时跟踪几十个项目,这样的工作实在是太过瘾。

AIG期间,阎焱完成了职业生涯第一个重量级项目:中海油。2000
年,中海油第一次纽约上市失败,他们找到阎焱。阎焱与卫留成、傅成玉一见如故,并说服美国老板,在两个月内就完成了对中海油2亿美元的投资,此后,李嘉诚跟入。一年后,中海油在纽约成功上市,AIG
的投资获得了一倍多的收益。

四年后,他离开AIG加入软银亚洲,投资盛大网络项目。盛大上市后,软银亚洲立刻成为当时全世界投资回报最高的基金之一,一时间名声四起。但按行业惯例,基金的投资回报二八分成,即其中20%归GP(负责基金管理的普通合伙人),而软银亚洲当时的GP是软银,以阎焱为首的管理团队只是软银的“打工者”,因此只能拿到很少的一部分利润,这让阎焱团队中的很多人都觉得心里不够甘心。

2005年,在经过与软银的艰难谈判之后,阎焱带领着周志雄、羊东等人设立了第二只基金—赛富基金,阎焱出任公司首席合伙人,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GP。而由阎焱主导的这次事件,更被业界称为“VC独立运动”。阎焱也正式在中国的创投江湖中确立了自己的领袖位置。

目前,赛富基金已成为以中国本土为主体进行独立运作的最大基金,共管理约40亿美元的基金,包括旗下四期美元基金及若干人民币基金。在互联网领域先后投资过盛大网络、58同城、神州数码、快播等企业。现在赛富一年看2000多个项目,阎焱自己一年至少看三四百个,每年大概投二十多个。

没有疲惫、痛苦,而是兴奋、狂热。阎焱认为自己一直热爱着新的事物、新的技术,虽然认为自己没那么新潮,相比年轻人或许更喜欢跟老人一起聊天。但这份工作让他觉得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,每天都会见到有趣的人、新的技术。“关键还能赚钱,现在你让我做任何其它事情,我都不换,虽然再过几年也不得不退休。”

至于接下来规划,阎焱说,活到现在几乎做了所有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“我从来不规划我的人生,比较随性。人生你只能活一次,最主要的指标是快乐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