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享读到碉堡资讯,王佳斌在连续创业的路上

2013年12月04日 来源:搞趣网 作者:ct 搞趣网官方微博

去年的这个时候,小编采访了享读阅读器的创始人王佳斌。这是一个很文艺、对读书有情节的非典型工科男,因为热爱阅读,所以在盛大做了几年技术工作之后离职做了一个iOS的阅读应用“享读”。

王佳斌是一个有理想情节的创业者,如果他的享读能做成功,说大了一点,对这个社会都很有价值。但是创业这种事一命二运三风水,失败者十之八九,王佳斌不幸就是那九个里的一个。他的享读以及系列阅读产品“享读自媒体”最终因为用户无法突破、运营上推动不了以及巨头的跟进等等原因,今年8月份被迫终止。

“在那段最萧条的时期,团队成员也经历了很多变故和折腾,有的人走了,也有的人留下了。面对命运的摆弄,看看这个世界寂静的夜晚,感叹生命的无奈。作为产品经理兼iOS程序猿,对此要付很大的责任,有一段时间甚至无法正常睡觉了,经常失眠,在寂寞的夜晚,我经常拷问自己,自己到底哪些地方做错了,人也不是长得特别丑呀,我们产品的问题究竟在哪里?”这是个艰难的八月份,享读耗费了王佳斌两年的精力而最终以失败告终,我们对他的心情无法感同身受。为什么大多数创业者都喜欢和圈子里的人交流?也许只有那些真正亲子体会过创业、“手上有血,身上有汗”的人才能彼此共鸣。

网赌网址 1

结束了享读之后,王佳斌有一段空窗期打算用来厘清他下一步的计划。出于希望对天使投资人有个交代,他去了投资人的公司担任一些技术工作,打算把投资人正在筹谋的项目实现之后就作别的打算,但后来事情有了转机。虽然“享读自媒体”因为错过了最佳窗口期被巨头跟进(各大新闻客户端都开辟自媒体栏目),但这种形态让他看到了做一个科技类聚合阅读器的可能性,而这个想法也得到了享读天使投资人的认可。

“IT时代的阅读经历了几个阶段:门户时代的编辑驱动,编辑发布什么读者看什么;RSS时代的用户驱动,读者订阅什么就看什么;现在可能在进入一个机器推荐+编辑引导的时代,机器根据你之前看过的东西学习你的喜好,但纯机器推荐有缺陷,所以要加入一些人工推荐的部分。”音乐APP的人工推荐似乎已经逐步在印证这一点,不管是豆瓣FM、QQ音乐、网易云音乐还是别的,在用算法推荐用户喜欢的歌曲上面都做得相当人性化,阅读也会朝着这个趋势走。

这个12月,小编再一次和王佳斌坐下来聊天的时候,他已经恢复了斗志,带着一个全新的、但也是基于享读系列产品升级版的“碉堡资讯”回来了。“碉堡”是一个面向程序员、IT从业者以及技术宅的资讯聚合应用,包括一些产品干货、技术知识和活泼段子,如果你玩了两年微博或上过一年天涯,能秒懂各种段子,“碉堡”应该会对你的口味。现在碉堡主打的“碉民早报”出了名的有涵,但王佳斌不是要把碉堡打造成一个段子集散地,而是像淘宝的爆款一样,用一种比较夸张的方式去吸引用户。这种产品的气质和王佳斌本身给人的气质是不一样的。王是一个喜欢读书、温和甚至有点腼腆的双鱼座男生,小编狐疑:“这样的产品风格你能驾驭吗?”王佳斌说:“为什么不能?产品调性不一定要和创始人气质一致。”他说有的东西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,但是能盈利——他现在分得清楚理想和现实的区别。小编对王佳斌这么直白地说出这样的话略感震惊,但这可能是享读带给他的教训:理想有时候不能当饭吃。享读给他的教训还不止这一点。

“如果现在再让我回到去年这个时候,我不会分散精力去做‘七天’和享读自媒体,甚至连Android版都不开发,就只做一个iOS的小而美的、可以卖书的阅读器。专注对于初创团队太重要了。”

碉堡这种产品对算法的要求很高,这是一个主要由技术驱动而非内容驱动的产品。“现在内容最大的问题不是稀缺,而是冗余。”个性化推荐说起来容易,背后需要很强的技术力量,参考“今日头条”的人员配比:四十个人的团队,其中有二十七八个是技术。

碉堡团队最近招揽了两个得力的干将,一个长于内容,一个精于运营,资金的事情也有了眉目,现在就缺技术,尤缺算法工程师和搜索爬虫工程师。如果你对他们正在做的这个事情感兴趣,不妨和@王佳斌聊聊。

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

王佳斌是深圳碉堡互动娱乐有限公司创始人,他给人的初印象是忠厚老实,斯文腼腆,绝不会想到他是一个技术宅工科男往文化类方向创业的连续创业者。他创立运营的“豆腐社区”是国内首个专注于“腐女类”人群的二次元社区,提供耽美小说、言情小说、漫画等内容。正如F518创意园评选他为2016年创家之“创想家”时宣说的获奖理由那样:略微搞怪的创意,不易被常人了解的想法,让他成为这个看起来是小众领域,实际上是大众市场的佼佼者。耽美、同人、言情狙击少女心的三大法宝,他说了人不敢言的话,做了人不敢做的事,做到了极致,便是成功。

本文刊于《财经天下》周刊2014年第13期

理工男的首次文化创业:享读

记者|陈旭编辑|张厚

王佳斌是一个很文艺、对读书有情节的非典型工科男,因为热爱阅读,所以在盛大做了几年技术工作之后离职做了一个iOS的阅读应用“享读”。那一年是2011年,是他第一次创业。王佳斌给享读的两层定义是享受读书和分享读书。他打算在第一阶段把作为阅读工具的享读做到最好;第二阶段是社会化阶段,在享读里加入一点社交元素,让用户能通过书籍找到和自己兴趣相投的朋友。然而,理想很丰满,显示很骨感。“享读”项目没有很好的完成王佳斌赋予的情怀,但是这种情怀始终贯穿王佳斌的创业项目,在“豆腐”也如此体现。

理工男的第二次文化创业:碉堡

网赌网址 2

结束了享读之后,王佳斌没有立刻进行下一次创业。他的责任感要求自己对天使投资人有交代,于是去了投资人的公司担任一些技术工作,希望把投资人正在筹谋的项目实现之后再作别的打算。在这期间,他总结了上一次的不足,理清思路带来新的产品——“碉堡资讯”。

林承仁这半年的生活就像在坐过山车。

他依然没有熄灭“阅读梦”,看上了科技类聚合阅读器的市场。“碉堡”是一个面向程序员、IT从业者以及技术宅的资讯聚合应用,包括一些产品干货、技术知识和活泼段子。这一个项目持续到2014年9月。一个社区如果用户不积极创造内容,仅靠运营方创造内容是走不远的——不管是“享读”还是“碉堡资讯”,都存在用户原创内容活力不足的问题。“碉堡”90%的用户都是“宅男”,他们不愿生产内容。同时,“碉堡”的用户群中宅男和腐女的兴趣点完全不同,两者间发生不了化学反应,两者不仅没互动,甚至会发生争吵。这促使王佳斌想要建立一个纯粹的腐女社区。

他经历了跌入谷底的痛楚,也体会了直上云端的快感。就在“无秘”,或者说曾经的那个“秘密”成为中国最炙手可热的社交软件之前,林承仁差点放弃了创业这条路。

理工男的第三次文化创业:豆腐

2013年农历大年三十,传统意义上一年中的最后一天。林承仁去车站接女朋友的父母,他们打算一起度过春节假期。林承仁本来心情不错,但他随后得知了一个坏消息,他创业的产品之一“无觅网”被“有关部门”封了。这是一个做社会化新闻分享与推荐的网站,原理在于利用人工智能技术,在众多的网页中找出读者感兴趣的内容。

王佳斌在运营“碉堡”的时候观察到腐女用户与宅男用户有完全不一样的特质,她们更有原创活力、活跃力很高——这是做社区平台的基础要素。他通过研发现,“腐女”规模要比想象中大很多,在百度贴吧中仅“腐女吧”就有100万人,全国的“腐女”至少数千万。他看中国内没有纯粹的“腐女”社区,决定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出生于1981年,历经3年创业,林承仁已经学会如何避免触碰舆论底线,他想不明白自己的网站哪里出现了问题。任凭林承仁如何去沟通和申诉,网站还是关闭了整整半个月,他在香港度过了一个郁闷的春节。

2014年9月,王佳斌运营“碉堡”同时推出“豆腐”。这是一个致力于为女生提供她们想要的文化娱乐内容社区。“豆腐”上线首月即收获了近4万用户,这证明建立一个腐女社区的想法是可行的。然而此时的“豆腐”存在着版权内容隐患,王佳斌也犹豫不决。“豆腐”的内容是通过技术外部抓取的,里面的一些耽美小说没有经过授权,可“豆腐”才成立,没有内容支撑就吸引不了用户,这就没办法运营。

跟一般本土创业者不同的是,林承仁的背景更为复杂和多元,他出生于内地,自幼随父母迁居香港,然后去美国读书。

直至一个月后,王佳斌看到户“疾走疾风”的尖锐批判盗链的差评,他毅然决然把原来几十万部小说全部下架,从零开始做原创。王佳斌说:“现在回想起来,觉得这一步走对了。原创成为后来‘豆腐’的核心基调。”

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拿到了人工智能方向的硕士学位后,他进入亚马逊实习并最终留了下来。在亚马逊这种技术人才扎堆的公司,林承仁的表现依旧不错,他通过自己的努力,到了亚马逊最核心的技术部门,负责给用户做商品的个性化推荐。

从0到1是最艰难的日子。小说下架后,“豆腐”内容一下亏空。王佳斌想了两个办法来解决内容问题。他一方面找大神,另一方面开始培养和挖掘“豆腐”的签约作者。10月18日,“‘豆腐’耽美微小说创作大赛”上线,面向所有用户征集作品,比赛持续9天。仅在一个星期,就收到1700多个原创的稿子;2015年1月,

这样的教育和工作背景,为林承仁后来的创业打下了良好基础。2009年,当他拉上另一位亚马逊同事决定回国创业时,就有身边的朋友愿意成为他的天使投资人。但良好的技术背景和国际视野,有时却是创业者的羁绊,这通常被解释为“不接地气”。

“扫文(小说推荐)”板块上线,推荐大量耽美小说;2月底,原创内容开始起量,每天发帖200条左右,回帖超3000条。4月份,“豆腐”基本走上正轨。5月,王佳斌拿到了薛蛮子、传媒梦工厂和景林投资的4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。“豆腐”进入快速发展期。

林承仁最初的创业也走了不少弯路。因为个性化推荐上的技术优势,结合自己在阅读和社交上的兴趣,林承仁开始创业的第一个产品完全是其个人风格的代表。这是一款浏览器插件,装上之后会改变网页的呈现方式,并根据浏览习惯推荐内容,让阅读变得更加个性化。按照林承仁的说法,他想“改变中国人的阅读习惯”。

王佳斌一方面四处挖大神级作者,招了一批人专门对接圈内作者,邀请他们过来与用户互动。据了解,耽美界前十的作者基本在“豆腐”上做过讲座,当过评委,或发布过作品。另一方面,“豆腐”中的UGC上传作品越来越多,开始有了自己的小神作家。

这款充满理想主义气息的产品注定成为一个小众产品,而且最糟糕的是,它被很多杀毒软件屏蔽,并被标识为“恶意插件”。于是,林承仁第一次尝试就这么失败了。

王佳斌把先前发布的分散小说集合起来,上线了小说频道。到了6月份,豆腐的用户到了100万,日活稳定在十万左右。之后原创内容从小说慢慢往外扩展。7月初,他开始策划上线新的板块——绘画频道,让用户分享自己的插画、同人图和漫画作品。

随后,林承仁带领团队还做了不少产品,大多还是沿着个性化阅读的方向,无觅网就是其中之一,不过最成气候的还是一个小插件,这个插件是给网站开发者用的,装上插件之后,网页上一篇文章的结尾下面会自动推荐读者有可能喜欢的文章。中国一共有20多万家网站都装上了这款产品,林承仁还做了一个基于这款插件的广告平台,用于给这些网站流量分成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他的团队拿到了来自挚信资本的A轮融资。

对商业模式的探索及未来展望

但这些产品随后进入了瓶颈期,互联网的大潮急速转向了以手机为载体的移动互联网。最关键的是,林承仁发现,中国人对阅读的个性化需求并没有那么强烈。他带领团队也开发了一款类似“今日头条”的阅读App,但他发现,这个细分领域已经没有了后来者的位置。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法则是,要么成为一,要么就是零。

2016年,是王佳斌和“豆腐”厚积的过程。他一方面深耕内容,同时开始商业化的尝试。“腐女”是女性聚集社区具有天然的购物属性,他尝试定制T恤、抱枕等。同时,深挖“豆腐”上优质作品的特质,选择合适的开发发衍生产品作为原创回馈,也能让豆腐把产业链切得更深。

2013年底,整个团队陷入了低潮,产品进展不如预期,钱只够支撑半年。在投资方的推动下,林承仁也试图去谈B轮融资,但结果可以预料到,并不顺利。后来,就发生了网站被封的事件。

目前“豆腐”平台上总作品数量约12万,总作者约5万,其中签约作者大概450人左右,其中付费作品300本,用户约500万左右,日活跃20万。王佳斌表示,从数据上看“豆腐”的作品和作者不算多,一方面是编辑人手不够,另一方面是为了保证作者质量和作品质量。王佳斌说:“我们的签约率不高,因为我们严格把关保证作者和作品的质量。如果作品质量不高,读者的付费意愿就不高,社区也很难发展起来。”

在中国,从道义上讲,网站被封并不算一件丢脸的事情。而且,有时候这种偶然事件会加速创业者的成熟。从历史的维度看,就像创业家王兴那样,如果不是因为饭否被封,他也就不会下定决心去做团购网站美团,并随后获得成功。

王佳斌表示,目前豆腐还是以小说内容为核心,延伸链条开发漫画、出版、周边衍生品开发等。不过,他认为出现2部投资作品后再做其他的周边产品开发会更好,现在有在谈做网络电影的项目。不过一切都不必太着急,稳打稳扎。他还表示,豆腐还有很多业态没有做,比如渠道、小型主题展。

但在当时,林承仁承受了巨大压力,虽然他个人觉得“大不了就去公司打工”,但自己身后还有一帮跟随多年的兄弟。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,这已经是事业的谷底,只是没想到,这之后的反弹会这么猛烈。

谈及“豆腐”的成长趋势,王佳斌认为“豆腐”的潜力很大。除去老牌的阅读平台,在“新生”产品中,豆腐的用户增长数据排名前几位。他认为,尽管现在大半壁江山被老牌的平台占据,但是从新增数据上看,豆腐跟那些平台差不多,王佳斌表示,“豆腐”没有做硬性推广,都是靠读者口碑传播,不少作者和读者都是从老牌平台上过来了。他认为“豆腐”是新平台,更符合年轻的使用习惯,用户体验感更好。“豆腐”瞄准的是年轻人,他们的提升空间更大,发展潜力更大。目前,“豆腐”每天新增200-300作者,读者和作者大多数都是95后或者00后。

春节过后,让林承仁感到幸运的是,创业初期的十几人小团队没有小伙伴离开,而他唯一的挑战在于找到一个靠谱的项目,让团队继续走下去。

uot��9Uz=

3月初,酷爱浏览科技新闻的他看到美国媒体报道了一款叫做Secret的App。报道称,这款匿名社交软件正在小众中流行。这之前,林承仁已经关注了整整一年社交产品领域内的机会,他敏锐地意识到,这里存在机会。

在中国,熟人社交有微信,陌生人社交有陌陌。但这两款软件都有各自的瓶颈,微信朋友圈挤满了熟人,“吐槽”面临各种舆论风险,而陌生人社交始终不是刚需。如果有一款软件,能在沿用社交关系链的同时避免舆论风险,也许会有前途。

想明白了这件事,林承仁用了一周时间给“同事洗脑”,他要求所有的人都投入到新项目上来,他明白,这几乎是“绝地反击”的最后机会。

在技术和产品层面,林承仁有着充分的自信。只用了两周时间,他的团队就开发出了Android版本和iOS版本的App,而且他还利用微信公众平台的开放接口做了一个公众账号,这个公众账号可以匿名给朋友发短信,也可以匿名向朋友提问或者回答朋友的问题。显然,微信的强社交分享属性更容易帮助新产品制造“引爆点”。

林承仁为这款产品想了很多名字,最后决定命名为“秘密”。这是中国最早的匿名社交软件。3月底,“秘密”登陆Android商店,几乎没什么反响,4月5日,“秘密”登陆微信和iOS应用商店,一炮走红。

“秘密”App只用了一天时间,就登上了苹果免费社交软件下载榜的第一名。林承仁和他的小伙伴们在电脑前看呆了,这一切在他的意料之中,又在想象之外。

“开始是VC圈、媒体圈进来,后来是科技圈和同性恋圈,这些人本身都是信息传播的活跃人群,通过社交媒体的快速分享又让传播高潮不断。”林承仁说。随后,他就遭遇到了投资人的电话轰炸和媒体的炮轰。“几乎所有中国知名的投资机构都找了上来,但大多数我都推掉了,实在是没时间。”

媒体的炮轰集中在“传播谣言”和“恶意中伤”上,甚至有评论认为这款App“利用了人性中的阴暗与恶”、“传播负能量”。

舆论风暴里的林承仁当然也无法完全做到心平气和。4月9日,他在深圳大学做了一场演讲,公开回应说“这些评论其实是让产品更加出名,攻击有名的东西是媒体属性之一”。他认为,记者们之所以这么不客气,是因为“秘密”消解了媒体的部分话语权。

不过在私下里,林承仁开始建立更加严苛的信息审查制度,他知道,如果没有规则就等同于玩火。“现在我们的筛选制度是机器加人工加惩罚,如果发布的信息接到三次投诉,我们将对账号进行封禁。”

一夜爆红也让林承仁的投资人始料未及,他们没有遭遇过这种情况。让他们感到宽心的是,这家公司的B轮融资已经不需要四处路演了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找上门来要“办事”的人。林承仁的一个朋友就接待了一位老家电视台的同学,同学希望跟林承仁搭个线,删掉App里他们领导的“负面消息”。这位朋友只好谎称自己也联系不到林承仁,他笑称:“也许林承仁应该趁机开一个公关公司。”

事实上,营销公司和公关公司很快就将“秘密”列入到日常监控的范围,匿名社交软件几乎在一夜之间确立了其媒体属性的一面。

跟很多创业故事一样,不到一个月,林承仁发现周围就聚集了不少所谓的竞争对手。对此,他又搬出了自己亲身体验的那套理论:移动互联网要么成为一,要么就是零。

这一次,他成为了一。而且,他觉得自己无法复制的原因在于技术和团队。“很多大家看不到的地方,比如很多算法,很多功能,都是我们团队多年技术积累形成的门槛。”

真正的麻烦来自于美国。“秘密”在没有英文版的情况下,在美国App
Store社交榜上的排名已经逼近了Secret。这导致Secret主动找上门来谈合作,遭到拒绝之后,这家美国公司索性向苹果投诉“秘密”涉嫌抄袭。

5月8日,“秘密”被苹果商店下架;5月20日,“秘密”更名为“无秘”出现在App
Store,但仅过了一天,又遭遇下架;6月6日,Secret推出中文版,命名为“秘密”,正式进入中国市场。

“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,Secret给我们的条款很苛刻,我们没法答应,而苹果App
Store的平台审核又偏向于原告和美国公司,我们只能不断沟通并等待。”不过,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创业历程,林承仁已经可以平静看待这些小风小浪。作为一个典型的技术男,林承仁更喜欢研究产品,而不是生活在媒体的放大镜下。

6月13日,“无秘”的公众账号做了一次产品更新,林承仁去掉了不受欢迎的匿名短信功能,而增加了“开发布会”功能,用户可以在微信朋友圈征集匿名的提问并做出回答。这个新产品又一次在朋友圈引发了“刷屏”。

18日,“无秘”在Android平台发布了App的2.0版本。这一版本开放了私信功能,允许楼主和朋友圈之间相互私信,私信在双方对话后5分钟内自动销毁。这是类似“阅后即焚”的一次新尝试。

对于“无秘”会不会像有些产品一样昙花一现,林承仁坦言自己心里也没有底,他所做的只是不断调研,提升用户的留存率。“产品演化是个未知数,但我相信,匿名社交软件和实名社交软件会并存。”

匿名社交软件简史

2013年初

Whisper诞生,这是匿名社交软件的鼻祖,Whisper创造了一个巧妙的机制,让用户可以匿名发布自己的秘密,与附近位置的人分享,同时也可以查看应用内最新和最热门的内容。上线不到一年半,Whisper就完成了2100万美元的B轮融资,估值高达1亿美元。

2014年初

一个叫Secret的App将Whisper创造的匿名社交更进一步,让用户可以基于通讯录获取消息,把秘密直接分享给通讯录中的好友。

2014年3月底

由无觅网络开发的“秘密”上线,正式引爆国内的匿名社交软件市场。

5月14日

多玩发布“秘密圈”,功能和产品界面与美国版Secret和国内的“秘密”十分相似,YY成为首个进入匿名社交领域的互联网大公司。

5月21日

从啪啪团队出走的部分核心人员发布了“呵呵”,虽然界面上与前述三者基本一致,但是自称能够通过算法规避恶意造谣问题。

6月6日

“啪啪”的创始人许朝军团队发布了“乌鸦”,称“对中国的网民市场做出了更为精准和细分的梳理”。在用户进入“乌鸦”之后,会被要求选择所在公司或者所在学校。

6月6日

在“乌鸦”发布的同一天,大街网发布“吐司”,直接定位于“职场匿名社交”。大街网创始人王秀娟表示,吐司可以结合大街网本身的职场、公司评价数据提供更为精准的数据匹配。

《财经天下》周刊(微信号:cjtxzk),用商业解释一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